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平凉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6 13:24:17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平凉白癜风医院,滨州如何治白癜风,海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会宁白癜风医院,云南能治白癜风的设备,山西根治白癜风的论坛,灵武白癜风医院

  据统计,2016年全国不满16周岁的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902万人,超过90%分布在中西部省份。

  2017年4月《工人日报》记者从云南省民政工作会议获悉,去年全省民政系统完成49.67万名留守儿童的摸底排查工作,并为他们建立档案台账。

  当父母为了生计进入城市务工,留守儿童的教育便成了问题。有很多年轻人带着理想和知识,到云南偏远地区支教留守儿童,近日记者走近他们,倾听他们的支教故事。

  支教老师来自五湖四海

  “印象中山区的孩子是羞涩的,我设想了无数的手段进行初次见面的破冰。”25岁的西安男生许岚说,“但当我刚刚走进教室的时候,孩子们围着我问长问短:老师你叫什么名字啊?老师你是从哪里来啊?老师西安在什么地方?”

  2015年8月许岚毕业于西南交通大学社会学专业,10月和网络上认识的3位曾有支教经历的年轻人,前往昭通市镇雄县大湾镇雨萨村团结小学。在这所小学,绝大部分孩子都是留守儿童。

  “他们很熟悉支教老师,每年都有新的老师来这所学校,他们不怕生人。”昭通市大湾镇雨萨村团结小学支教老师汪玉菲说。今年28岁的汪玉菲2015年开始在团结小学支教,“每年我都会抽出两个月到这里,其余时间打理一下自己在昆明经营的小店。”

  汪玉菲告诉记者,支教老师来自五湖四海,有北京的英语老师、有湖北的音乐老师、有湖南的新媒体从业者,在和不同老师的交流中,这些孩子早已经习惯了不同的文化。他们会用QQ号,会看日剧,会折千纸鹤,会很大方地与老师沟通想法。

  许岚教英语,第一天上课,他发现很少有孩子提起兴趣,有一个叫马瑞的学生甚至坐在后排写数学作业。

  “课后我想了很久,会不会是我的教学方法有问题?”许岚与很多孩子沟通交流,发现由于孩子们的英语基础薄弱,不怎么听得懂,加上英语课比较枯燥,就造成了课堂上的那种状况。

  许岚重新备课,把上课的重点放在了基础知识上,并通过一些游戏和小故事慢慢引入,孩子们渐渐开始融入课堂,沉闷的教室也活跃起来。

  最让他欣慰的是,小马瑞终于在课上抬起了头,跟上课堂的节奏,“英语还是挺有意思的,我会好好学英语。”小马同学说。

  支教志愿者还需心理类专业老师

  “独龙江雨季很长,湿度很大,2015年8月份刚到那,就一连下了两个月的雨,衣服洗完晾不干,带去的很多物品都发霉了。”云南大学第二届研究生支教团团长祁欣健告诉记者,尽管条件很艰苦,但他们一行6人希望用一年的时间在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独龙江乡九年一贯制学校做一件一生难忘的事情。

  独龙江乡九年一贯制学校有一半学生是留守儿童,祁欣健和队员要时常家访,逢上雨季,摩托车不能骑,只能步行,来回一趟差不多要4个小时,因为一路上到处泥泞不堪,一不小心就会摔倒。

  祁欣健说,大半年下来,他发现其实当地教师的教学质量并不差,学生升学率也不算低,但是当地严重缺乏家庭教育和德育教育。“学生家长大多都出去打工了,学生往往处在‘散养’状态。除了教师,再没有人能告诉他们何为对何为错。我们最近组织了多场讲座,希望能尽量改变这种现状。”在他看来,支教除了学科教学外,更多应该注重学习、生活方式以及眼界、视野的养成。

  “相对来说,山区的家长在处理家庭教育问题的时候,办法往往比较简单粗暴,这样就会造成两代人关系的紧张。对于这类问题,支教志愿者如果仅仅把自己定位为学科教师,就很难处理。我们现在只能从点上单独地解决这类问题,希望今后会有一批心理类专业的志愿者系统地帮助这些学生和家长。”祁欣健说。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请同学们跟我一起念,eye——眼睛、nose——鼻子、ear——耳朵……”云南丽江宁蒗彝族自治县烂泥箐大二地中关村小学的教室里,来自青岛24岁姑娘霍娜挥动着教鞭,正在教孩子们念英文单词。

  霍娜去年8月从云南大学法律专业毕业后,到云南丽江市宁蒗县发放一批捐赠衣物。宁蒗彝族自治县,俗称小凉山,平均海拔2800多米,国家级贫困县。

  到了那儿,她听说这座山村学校生源超过60%是留守儿童,这让她心头一热,看到破旧的房屋桌椅和孩子们渴求知识的眼神,霍娜萌生了这样一个想法——在这里支教。

  霍娜在学校近4个月,写下了10多篇日记,详细记录了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光,“第一天第一节课,写板书的手都在颤抖。这不是一场检验英语水平的考试,而是一次播种,在孩子们的心中播撒英语学习的种子。”支教老师霍娜在第一天支教生涯里写下内心独白。

  可是,孩子们学的英语基本都是哑巴英语,发音五花八门。于是,霍娜从字母开始教起,鼓励孩子们大声说英语。

  “孩子们学得很认真,也很有创意。”支教第三天,霍娜就感冒了,但她依然坚守在课堂上。彝族小姑娘特地给她准备了温开水,“当时整个人都觉得很温暖,孩子单纯、懵懂,渴望着我们能带给他们更多,我们也希望尽力提供更多帮助,晚上我回到宿舍,在日记本里写下了北岛的一首诗《一切》的其中一句‘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我希望自己能给孩子们带来更多的希望。”

  “虽然我只支教了半年的时间,现在心中还挂念着这些孩子,我也给自己列出计划,每三年都要用一个月时间回去给他们当老师。”霍娜一脸认真地说。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海南白癜风能治愈吗